温馨提示
关于采购实验室设备的公告
六安城区病媒生物密度监测服务项目
艾滋病耗材采购结果的公告
关于中心地下库房地面处理工程中标
六安城区病媒生物密度监测服务项目
关于采购艾滋病耗材的公告
地下库房地面处理工程
关于中心门禁识别系统中标结果公示
关于中心电脑及打印机维护和耗材采
关于采购公共场所等监测项目试剂中
温馨提示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六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 温馨提示
小儿麻痹症,不能太麻痹
信息来源自: 六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发布时间:2011-9-7
阅读次数:8828

已在我国消失多年  国际输入风险犹存
 
 人民日报
2011年07月28日   本报记者 王君平
  【核心阅读】
  脊髓灰质炎,也就是俗称的“小儿麻痹”,传染性很强,易致终生残疾,甚至危及生命。
  目前,该病种在我国已基本消失,但国际输入的风险犹存。全球仍有脊灰野病毒本土流行的4个国家之中,3个国家与我国接壤,分别是印度、巴基斯坦、阿富汗。
  为使人类彻底消灭脊髓灰质炎,需要我们普及免疫、随时监控,同时加强国际合作。
  “人类处于消灭脊髓灰质炎的前夜。在达到目的之前,脊灰病毒就像是被压在盖子下面的‘魔鬼’,一旦放松,就会跑出来继续危害人类,使我们的努力倒退。”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王宇说。
  这是王宇在日前举办的“消灭脊髓灰质炎国际研讨会”上的发言。该研讨会由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办、新疆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承办。包括王宇在内的与会者,为脊髓灰质炎的防治敲响了警钟,也纷纷提出了政策建议。
  脊髓灰质炎(简称“脊灰”),也就是俗称的“小儿麻痹”。1988年至今,全球脊髓灰质炎病例锐减99%。从2000年起,我国已经连续维持11年无脊髓灰质炎。
  人们关心,继天花之后,脊灰能否成为人类消灭的下一个疾病?
  每年1600万儿童免受危害
  脊髓灰质炎是由脊髓灰质炎病毒所致的急性传染病。中国疾控中心免疫规划中心副主任罗会明说,疾病多发于婴幼儿,以粪—口感染为主要传播方式,发病前3—5天至发病后1周,患者鼻咽部分泌物及粪便内排出病毒。
  罗会明介绍,脊灰病毒主要侵犯人体脊髓灰质前角的灰、白质部分,对灰质造成永久损害,使这些神经支配的肌肉无力,出现肢体弛缓性麻痹。一旦引起肢体麻痹易成为终生残疾,甚至危及生命。
  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脊灰实验室主任许文波说,人是脊髓灰质炎病毒唯一的自然宿主。脊灰无药可医,只能通过接种疫苗来预防。只有通过脊灰疫苗常规接种、强化免疫活动,维持高的脊灰疫苗接种率,建立免疫屏障,保护儿童免受脊灰病毒的危害。
  脊灰曾在我国广泛流行。20世纪60年代初期,每年约报告2万—4.3万例。1960年,我国成功自行研制口服脊灰减毒活疫苗,1965年开始在全国逐步推广使用。
  随着全国消灭脊灰规划的实施,在加强常规免疫的基础上,开展了强化免疫,脊灰发病率和死亡率急剧下降。
  “我国最后一例脊灰本土野病毒病例发生于1994年,最后一次发现输入性脊灰野病毒是在1999年,该病毒被证实源于印度。”王宇介绍,“2000年10月,我国与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平洋区域其他国家一起宣布为无脊灰地区。我国消灭脊灰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果。”
  高水平的接种率是阻断脊灰野病毒传播的重要保障。2001年以来,我国儿童脊灰常规免疫报告接种率均在98%以上,每年使1600万儿童免受脊灰病毒危害。
  罗会明说,从1990年开始,我国部分省开展了局部地区强化免疫活动。每年的12月5日和1月5日开展全国消灭脊髓灰质炎的强化免疫日活动。2000年12月至2010年,累计免疫儿童6.1亿剂次。
  宣布成为无脊灰地区之后,我国就高枕无忧了吗?答案是否定的,因为还有国际脊灰野病毒输入的风险。
  资料显示:2010年全球报告1349例脊灰病例,其中,我国周边国家占51%。2010年,塔吉克斯坦、俄罗斯脊灰暴发,仅塔吉克斯坦就报告了457例病例。
  王宇表示,目前仍有脊灰野病毒本土流行的4个国家之中,印度、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与我国接壤。同时,与我国接壤的尼泊尔、缅甸近年也监测到脊灰野病毒病例。我国野病毒输入风险趋大,如部分地区接种率不够高,一旦有野病毒输入,则有局部暴发的风险。
  2009年—2010年,23个曾经实现无脊灰状态的国家因为病毒输入再次感染。
  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区主任申英秀先生指出,“脊灰病毒是一个危险的敌人,它可以通过飞机、汽车、船只或徒步旅行的方式,远途传播,任何人都可能是携带者。在我们完成全球根除脊灰的任务之前,只要还有一名儿童身染脊灰,世界各国的儿童都面临感染的风险。”
  许文波说,脊灰是一种传染性很强的接触性传染病,隐性感染(占99%以上)和轻症瘫痪型病人是本病的主要传染源。隐性感染(最主要的传染源)在无免疫力的人群中常见,而明显发病者少见;即使在流行时,隐性感染与临床病例的比例仍然超过100∶1。也就说,只要有一个发病,可能会有100个传染源。
  罗会明说,输入几乎是防不胜防的,这正是我国维持无脊灰面临的巨大压力所在。
  一方面,脊灰野病毒输入风险持续存在,部分西部欠发达地区免疫覆盖率较低,存在一些免疫空白;一方面,一些地方存在麻痹放松思想,局部地区监测质量有所滑坡,常规免疫工作发展不平衡,部分省份强化免疫工作经费不足。
  罗会明说,我国应及时开展风险评估,发现有脊灰输入传播风险的潜在地区(尤其是与脊灰流行国家接壤的边境地区),提前做好针对性的预防工作,从而有效地防范脊灰野病毒输入传播。
  他建议,一旦某地出现局部脊灰野生病毒传播,马上进行针对性“扫荡”,采取围堵的措施,预防控制疫情蔓延传播。
  许文波认为,必须保持高水平的病例监测的敏感性。我国病例监测实行“零”病例报告制度,即使未发现病例,也要定期报告。各医院每10天向所在地的县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汇总报告。同时,县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每10天对辖区内监测医院进行病例搜索。
  同时,还要对环境进行监测,监测污水中有没有病毒的存在。
  2011年4月,卫生部下发《脊髓灰质炎野病毒输入性疫情和疫苗衍生病毒相关事件应急预案(试行)》,以有效预防和快速处置脊灰野病毒输入性疫情和脊灰疫苗衍生病毒相关事件,维持我国无脊灰状态。
  卫生部疾控局李全乐处长说,我国免疫规划工作有了较大的发展,但同时也面临新的挑战,迫切需要制定实施新的行动计划,以更好地指导我国维持无脊灰工作的顺利开展。
 




 相关新闻

 全国性病艾滋病数字化防控平台——携手在线上线运行  2011-11-30
 雾霾天气健康提示  2011-11-2
 流感流行高峰,接种疫苗预防流感!  2011-11-2
 小儿麻痹症,不能太麻痹  2011-9-7

CopyRight © 六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版权所有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地址:六安市皋城中路 邮编:237000
联系电话:0564--3380877 E-mail:lacdc@foxmail.com
总计访问人次:
2097457
在线人数: 27